作文网,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作文题材大全!

青春不朽,拭泪品清欢

编辑:作文网 | 来源:爱情故事

青春是一场无言的伤。行走在青春的路上,我们止不住对周围事情的好奇心,不停张望探险,同时也被路边的荆棘划得伤痕累累。曾以为倾心于她,便可成为一辈子的知心好友,却不曾料到友情也会抵不住诱惑;曾以为倾心于他,便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却不曾想到原来一切只是一场掩藏在爱情背后的欺骗。我以为我的青春会写满深情与感动,却原来止步于欺骗与伤害。当青春不朽刻上墓碑,几人拭泪品清欢?

【一】那年,我们初相遇;那年,我们不相识。

对于苏清来说,辛苦努力了三年的苦累,当拿到那封红彤彤的录取通知书时消失殆尽,唯有一腔幸福满满充斥着心田。

苏爸苏妈看到女儿如此有出息,心里自是欣喜不已。可是女儿的大学远在北方,距离家有一段遥远距离,也就意味着女儿要离开他们,开始新的生活。想到此处,苏爸苏妈心里也是说不出的难受。十八年来,一直养在身边的女儿,突然要去一个陌生的地方独自生活,他们也是担忧不已。

苏清整理行李时,看到妈妈强忍着的泪水,放下衣服走到妈妈身边,伸手抱住她,撒娇道:“妈妈,我长大了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的。不要为我担心了,我总要学会长大的。我知道你和爸爸肯定会不习惯,但是我还可以趁放假的时候回来或者你和爸爸想我的时候可以去看我啊。不要难过了,你这样我都不想走了。况且你看我走了,你们就可以过二人世界啦,是不是妈妈?”苏清尽力缓解气氛,让妈妈不要那么不舍。自己心里也难受,只是真的想去看看我外面的世界,而且高中三年来老师们总是在说大学如何的好,如何的轻松。现在自己就要去那个梦想的地方,尽管不舍家里的温暖和爸妈的关怀,但是还是更加想去体验一种全新的生活。

“你啊,就是会哄我开心。什么二人世界啊?照顾了你十八年,突然间一下子离开我身边,你让妈妈怎么舍得。夜里没有人再给你盖被子,没有人给你做好吃的,也没有爸爸妈妈在身边帮你出主意化解困难,都要你自己独自去面对,我和你爸爸怎么放心啊。”杨瑾说着说着眼泪就涌了出来,养了十几年的女儿,突然要去远方,怎么想都是不放心。

“妈妈,我已经十八岁了。在国外爸爸妈妈都不养了,全靠自己了。况且现在我只是去上学,假期还是回来的。妈妈,不要担心,你要相信我的实力。”苏清摆出一个相信我的姿势,逗得杨瑾笑了一下。

“你呀”杨瑾轻轻地点了一下苏清的头,说道:“傻丫头,你从小就被我和你爸爸宠惯着,没有吃过苦没有见识过外面人心的险恶,突然要去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我们怎么放心。不过你既然执意要去那么远的学校,以后就要学会照顾自己,学会独立处理问题,遇到解决不了的困难一定要告诉我和你爸爸,我们永远是你坚实的后盾。”杨瑾抱着女儿,详细耐心的讲解,唯恐落下什么环节,女儿以后不知道怎么办。

“恩恩,是是,妈妈说的我一定谨记在心,每日早晚温习一遍。放心吧,妈妈。”苏清在妈妈怀里调皮地说着。

苏铮进来就看到母女二人抱在一起,眼睛一酸,心里不舍的情绪又涌满心田。“清清,还是让爸爸妈妈送你去吧?那么远,你又是第一次出远门,爸爸妈妈心里都不放心。”

苏清在心里哎呀一下,本来是偷偷和爸爸商量让他来说服妈妈让自己一个人去学校的,现在看来是不可以了,自己在心里幻想的一个人的浪漫旅程就这样挥手告别了。

杨瑾一听苏清不让他们送,立刻就放开苏清“清清,你去那么远的地方,怎么能不让爸爸妈妈送呢?况且这么多行李,你自己拿的完吗?”

苏清看着妈妈急了,知道肯定是不同意,又转头看看爸爸的表情,也是同样不同意的意思。于是笑着一手搂着爸爸一手搂住妈妈说:“好好,我的二位保镖,你们可以好好保护我啊。”

苏铮和杨瑾对看一眼,觉得心里的不舍更加多了。

苏清和爸爸妈妈在接送的学长地带领下来到一幢有点破旧的宿舍楼前,那学长指着四楼说:“就是那层”

一推开门,苏清就看到一个披着直直长发,休闲衬衫和白色长裙的女生端坐在一个整理的整整齐齐的床铺下的桌子上看书。听到声音,女生转过头,表情一滞,很快就微笑着向苏清后面的苏爸苏妈点了一下头,对苏清伸出手说:“你就是苏清吧,我是你的室友常欢。”

苏清放下手中的包包,在裤子上蹭蹭了两下,握住对方的手说:“我是苏清,很高兴认识你。这是我的爸爸妈妈,这位是接我的学长。”

“这是双人宿舍,我选了这个,你住那个怎么样?如果不行的话,我们可以换一下的。”常欢指着宿舍里的两张床介绍。

“没事,哪个都行。”苏清笑着回道。

杨瑾一看要爬这个高的梯子,担忧地说:“清清,你晚上睡觉要是掉下来怎么办啊?”

苏清想说自己哪有那么神勇,就听到常欢对妈妈说:“阿姨,晚上不会掉下来的,你看这栏杆很高的。我昨晚已经睡了一晚上,没事的。”

那个学长也跟着说:“阿姨,这种床我已经睡了一年多了,没事的。除非她睡觉的时候非常不老实。”

苏清听到后面一句,脸噌的一下红了。

苏铮试试了一下,对妻子说:“还算坚固,没事的。”

收拾好床铺,让爸爸妈妈在这里等着,自己跟学长办好所有的手续,再赶回来暴露在外的皮肤已经被晒得通红了。

回到宿舍,妈妈就递过来一瓶水“清清,你以后要和人家姑娘好好相处,不要因为小事就生气闹别扭。你们可是同班同学又要一起住四年的,有什么矛盾要懂得互相体谅理解知道吗?”

“我知道,妈妈。常欢,你哪一年的啊?我是91年8月8号,好吧,我妈妈早就预料到我们的奥运会开幕式时间了。”说着自己也笑了。

“我比年大几天,7月10号。”

“那以后你就是我姐姐了。”转头又对杨瑾和苏铮说:“爸爸妈妈,你们以后可就多了一个大女儿啊。”

常欢、杨瑾和苏铮一看她那个高兴劲也笑了。

苏清终于把爸爸妈妈送走了,晚上躺在这张这么高的床上,总感觉很奇怪。“常欢,你睡着了吗?”

“没有呢,怎么了?”

“你怎么来这么早啊?你是自己来的还是爸爸妈妈送的?你离开家会想家吗?”

常欢的声音过了一会才响起:“我自己来的,爸爸妈妈工作都忙。时间长了就不会想家了。”

【二】那日,一抬头间,倾心于君

苏清和常欢的感情随着日子的逝去,也在满满地加深。

大一的新生都是刚刚挣脱高考牢笼,重获自由的鸟儿,自然是把学习放在玩乐的后面,似乎这样就可以补回来高中三年缺失的玩乐时间。

苏清自觉是个努力地好学生,但是在常欢面前完全只剩下佩服的心情。正式开学第一天,苏清在闹钟的吵闹下睁开迷蒙的眼睛,就看到穿戴整齐的常欢拿着一本厚厚的单词书站在自己面前。

“清清,你要和我一起去早读吗?”

“欢,今天是开学第一天啊。你干嘛这么用功?”苏清看了一下手表,五点半,太强悍了吧!

“好吧,那你继续睡,我去早读了。”常欢摸了一下苏清的头,开门离去。

课间休息的时候,苏清屈服于好奇心,忍不住问道:“欢,你的梦想是什么?”

常欢想了一下,似乎在搜寻一个合适的词语。“同传吧。”

“同传?”苏清惊呼道。经过短暂的相处,苏清知道常欢不仅外表漂亮,在系里甚至在全校也是榜上有名的美女,而且从生活的细微之处也可以看出常欢是个独立自主,能干的女孩。现在知道她的目标是同传,在心里还是忍不住惊讶了一下。

“嗯,虽然很难,不努力怎么知道结果呢?”

“欢,我越来越爱你了。以后我一定要跟你好好学习,有我做伴,你就不会孤单了。”苏清抱着常欢的一直胳膊兴奋地说道。“不知道喜欢你的男生知道我阻挡了他们的桃花运,心里得有多恨我啊。”

“你啊,就会贫嘴。那从今天开始跟我去图书馆吧!”

“是是,小的遵命。”

据说A大图书馆在全国大学图书馆中是名列前茅的,不仅藏书丰富,种类齐全,而且设备也是非常先进的。

苏清跟在常欢的后面进入一间图书室,前面几排空位上都放了占座用的书,唯有窗户下一张桌子上还有一个空的位子,对面的位子上放了一本书。常欢拉着苏清想换一个图书室,苏清却说:“没事,窗户下的位子多好,下一个或许也满了呢?书的主人又没来,我们先暂时借一下。”

当苏清沉浸在小说男女主角爱恨痴缠中惋惜不已的时候,有个人敲了敲自己面前的桌子。

苏清一抬头,就呆了。面前的男生,短短的头发,白净的皮肤,左脸颊上有个浅浅的酒窝,微扬的唇角,像是不经意间挂上的笑容。左肩上挎着一个休闲的包,手里拿着原本放在自己现在做的位子上的书。阳光从他头顶射下来,他整个人被金黄色的阳光包围着,就像是苏清脑海里设想了无数遍的始终没有出现的另一半。

常欢看到苏清直直盯着对方,忍不住拍了一下苏清的。

“啊……”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苏清的脸顿时红了起来,旁边几个同学对这边也是偷偷地不时瞄向这边。

“同学,这是你的位子?”

林澈被苏清刚才毫不避讳的直视给惊到了。听到她的问话,点了一下头。

“抱歉,我以为你不回来了。我这就收拾东西,给你腾位子。”

苏清在心里不停地责怪自己被美色诱惑,这次丢脸死了。

“同学,对不起。占了你的位子。”常欢带苏清再次向林澈道歉。

林澈这才注意到对面的女生,刚刚被占自己座的女生看的尴尬了,所以没有看到她。

“没事,今天你们坐吧,我换下一个。”

林澈正准备转身离去,苏清快速跑到他前面拦住他“抱歉,你坐吧。耽误你时间了。”然后走到常欢身边低声对常欢说:“欢欢,我先回去了,你好好看书。”

常欢把书装进书包,握住苏清的手“我陪你回去。”

林澈看着消失在眼前的背影,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欢欢,你知道吗?看到他的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像是做梦一样,他跟我脑海里设想的一模一样,怎么办?怎么办啊,欢欢?”一走出图书馆,苏清就激动地说。

“苏清,你冷静一点,我感觉你现在完全不是在正常的点。就算他跟你梦想中的一模一样,可是你对他一点也不了解啊。他叫什么?在几班?什么专业?你一点都不了解,怎么还能这么兴奋呢?”常欢一点点帮苏清分析,让她不要太激动。

听了常欢说的,苏清的热情降低了一点,可是转而一想,再碰到他,不就知道了。

后来,苏清总是拉常欢来三图书室那张桌子,只是苏清再也没有看到他出现。直到新年晚会上,当主持介绍完曲目,表演者退下去,苏清都不知道这就是她心心念念几个月的人。

当追光灯打在钢琴旁的身影上,一曲空灵优美的《天空之城》演奏完毕,男生走到台前向观众鞠躬,苏清才看清对方的脸,呼吸一滞。心里只有一个声音越来越高地在叫嚣着“是他,是他,苏清,你找的不就是他吗?原来他就是校园里大家叫嚣的男神级校草,原来他叫林澈啊。”

苏清抓住旁边常欢的手,发誓一样说道“欢欢,我可以确定我喜欢他,非常非常喜欢的那种。”然后转头看向早已换人的舞台,仿若林澈还站在那里。因而也没有看到常欢欲说还休的表情。

常欢看到苏清再次激动地样子,张了张嘴,最终拍了怕苏清的手“恩恩,能博得苏大美女的芳心,林澈真是走了大运呢。”

“欢欢,你又嘲笑我。”苏清不好意思的“指责”常欢。

其实两天前,常欢到自己经常早读的椅子背单词时,看到放在椅子上放着一封写着常欢收的信时,心里吓了一跳。等看完内容,心里更是不能平静。

林澈,这个名字如雷贯耳,只是平时自己和苏清的交际圈实在太窄,一直未能见其真人。这时收到一封来自他向自己表达爱慕之情并请求自己好好考虑一下他的信,心里不是不激动的。可是想到未来,想到家里,常欢小心地收好信,开始早读。

直到方才,才确定这个被苏清念叨了几个月,激动了几个月,追寻了几个月的人,就是那个把信放在自己早读位置上,请求自己好好考虑一下的人。心顿时就像被针轻轻地刺着,浑身难受。转身看到对着早已没有林澈身影的舞台依旧依依不舍的苏清,常欢心里更是说不出的难受。

【三】那段时光,是我一生最美好的日子

晚上回到宿舍,苏清仍然沉浸在快乐当中。苏清看到她这个样子,欲言又止的徘徊了好几次,最终不得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苏清洗漱完毕看到对着书本发呆的常欢,觉得一定是自己太兴奋了,打扰到常欢看书,所以她才会发呆。

“欢欢,对不起,我马上安静下来,你看书吧。我一想到我又看到他了,心里就激动。原谅我这一次吧。”苏清对常欢撒娇到。

“没事,我在想事情呢。你快去睡觉吧,你可是答应明天起跟我去早读的,不准食言啊。”

“是是,女王,小的现在就去睡觉。您老人家也早点休息,熬夜是会变老的。”

常欢看到耍宝的苏清,忽然想不起从哪一刻开始对她完全不设防,完全的接纳一个陌生人的。

自小常欢听到最多的就是妈妈在耳边不胜其烦地重复要好好学习,考个好的大学才能找份好的工作,才能在爸爸、亲戚和邻居们面前有面子,才会让他们对她们母女俩刮目相看。所以,学习,学习成了自己的主旋律。

在学校里,尽管自己成绩很好,可总是在不停地看书,对待周围的态度太过疏离,初中、高中竟然没有一个可以交心的朋友。在同学的眼里,或许会觉得是自己太清高看不清他们吧。可是,当听到苏清对自己的父母撒娇说“爸爸妈妈,今后你们又要多了一个大女儿时”自己心里是悸动不已的。自从妈妈和爸爸离婚,自己再也没有了撒娇的权利,唯一可以让妈妈关注的就是成绩,唯一让妈妈高兴的就是当她拿着自己的成绩单向周围炫耀“我女儿考了多少分”“我女儿一中录取了”“我女儿被A大录取了”。

当有一个人以真诚之心,不带任何目的性的,只是每天快乐与共与自己分享,入侵自己的生活时,常欢第一次觉得温暖。是高分甚至是妈妈都没有带给自己的,是一种轻松的快乐,是一种融化自己内心构筑多年冰墙的暖。

可,如今,当给予自己这份暖的人,和给予自己未来安的人相矛盾,常欢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不知道如果选择了暖,那份安,是否会成为自己的遗憾?也不知道选择了安,那份暖是否依旧给予自己。

日子就这样静静的从指尖划过,可有些事情不去过问,并不会自动解决。

常欢从图书馆下自习回来已经快到寝室熄灯的时候了,所以加快脚步的往寝室赶去。

走着走着,常欢总感觉有人在跟着自己。就在准备跑的时候,后面的人拉住了自己的手,常欢吓得“啊”了一下。

“是我,林澈。”对方捂住常欢的嘴,避免她在发出尖叫。

“呜呜……”

林澈放开捂住常欢的手,但仍然抓住她的一只手。

“大晚上的你干嘛?放开我!”常欢生气的说到。

“对不起,我只是怕你会走。你听我解释,我没有恶意的。我只是……我只是想知道你考虑的怎么样了。你不要生气。”林澈低着头不敢看常欢的脸,只是盯着自己手里常欢的手。

一听是问自己考虑的怎么样,常欢顿时就又矛盾起来。一向自视甚高的才子、校草,此刻竟然如此卑微地想要自己一个肯定的答案,而另一边苏清又是如此的喜欢他,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番轮回,才让三人的关系变得如此难以抉择?

忽然一黑,原来是旁边的宿舍楼熄灯了,常欢张了几次口,看到林澈期待的眼神,像是有人拿着一把刀在心尖处一点点地割着,折磨着自己。

“林澈,你的信我看了,也认真考虑了。谢谢你的关注,我不知道自己在别人眼中竟然还能变得如此美好,但是,很抱歉,我不能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常欢说完这短短几句话像是用尽全身力气一般,只希望赶快回到宿舍,回到床上好好睡一觉,然后梦醒,一切就恢复到最初的模样,不用自己做为难的选择。

可是林澈分明不是想尽快放她回去,急急地问:“为什么?你给我一个理由,我不相信你对我不是没有感觉的。”

常欢直直盯着林澈看了几秒,忽而笑了:“你难道想强求我跟你在一起?这可跟你一贯的表现不符啊,所以,林澈,放开我,你没看到寝室已经关灯了?”

第二日及接下来的早读,林澈一直再从常欢身边多次走过,或许真的伤到他了吧,常欢在心里想。

苏清自从新年晚会上知道图书馆让自己发呆的男生是林澈后,整天围着常欢说的最多的就是林澈怎么样,林澈又干什么了。可是自己有没有足够的勇气去向他告白,因为她听说基本上去表白的女生都被拒绝了,所以自己那点勇气实在是不够去表白的。

直到过完年开学,因为再过几天就是情人节,所以很多情侣都是提前到了,准备一起度过一个甜蜜的节日。苏清知道常欢寒假在这里找了一份兼职,所以说服了爸爸妈妈提前回来陪常欢。

2月14日晚上,苏清陪常欢在步行街卖玫瑰。就在这时,苏清看到一个女生和林澈说了什么之后,转身走了。林澈站了一会也要走,苏清把玫瑰猛地递给常欢,然后跑过去追上林澈。

“林澈,你还记得我吗?”苏清拦住林澈,小心翼翼地问道。

林澈皱了一下眉头,怎么刚摆脱一个又来一个,真是烦心。“不记得了。”

看他皱眉,苏清就知道他不记得自己了。于是在心里自我安慰着:也是自己没有常欢漂亮,成绩好,人家不记得你也不奇怪啊。

“图书馆,我那次占了你的位置。”

“哦,是你啊。”苏清的好朋友。后半句林澈没有说出口。“大晚上的你在这里干嘛?一个女孩子晚上逛街不安全,早点回去吧!”林澈好心的提醒她。

“我不是一个人。”苏清指着不远处仍在卖花的常欢“我陪欢欢卖花呢,我们俩个很安全。”

看到常欢,林澈动作一滞。自从她拒绝自己之后,自己再也没有去早读的地方。

“哦哦,两个人就好。我先回去了,你们也早点回去吧。”林澈说完准备走人。

苏清看林澈要走,自己要说的话还没有说,心里一急,猛地抓住林澈的衣角,生怕他立刻就走。

“林澈,我……我…我喜欢你……好久了。”苏清说完这句话,感觉全身像是着了火一样的热。

林澈听完,看向不远处的常欢。这时寻找苏清的常欢也向这边看过来,看到林澈露出愕然的表情。林澈把常欢的表情都纳入眼中,怔怔地愣了几秒,然后顺势握住苏清的手。

“既然喜欢我,今天又是个好日子,买朵花送给你。”

“啊……”苏清突然有点转不过来,本来自己是抱着被拒绝的心态来的,现在被这突然的意外一激,整个人慢了半拍。思维归位时,已被林澈拉到常欢面前了。

“小姐,给我女朋友包一束11朵的。”林澈尽力地克制自己用最淡定的语气。

听到我女朋友四个字,苏清的脸又蹭的热了起来。

“欢欢,我刚才跟林澈表白,他……他同意了。”

“啊……哦,恭喜你的愿望成真了。”常欢也努力使自己镇定。

“欢欢,谢谢你。”苏清觉得现在的自己,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看到常欢准备包花,苏清转身对林澈说:“你能答应我就很好了,不用送花。很浪费的。”

“我这么做既是纪念我们交往,又是帮常欢完成任务,双喜临门。常欢,你说是不是?”

“额……是,清清,既然是林澈的一份心意,你就收着吧。”

“谢谢你!”苏清不好意思的道谢。

“傻姑娘,这是当男朋友应该做的。”

【四】我以为的幸福,转角成最伤

由于今晚这个好日子,常欢领的玫瑰很快就卖完了。苏清不时看看等在一旁的林澈,心里的感动愈来愈满,似乎有把自己淹没的倾向。只是他没看到,在她转过身继续卖花的时候,林澈的目光一直胶着在常欢的身影上,像是那里载着他今生最宝贵的东西。

“好了,终于完成任务了。谢谢你等我们!”苏清做了一个放松的姿势,看着林澈的眼睛道谢。

林澈触上苏清真诚的目光,心里一痛。与此同时,刚刚被自己遗弃的内疚在心里某个角落渐渐发酵。

“你现在是我女朋友了,不要动不动就说谢谢。那会让我很伤心的。”林澈做出一个受伤的表情。

“恩恩,我记住啦。”

常欢看着他们两个说说笑笑,心里滋味过百遍。

常欢看看旁边空荡荡的位子,突然开始怀念之前的岁月。以前苏清偶尔会主动陪自己上自习,有时是在自己的压迫下去自习室看书。虽然每次苏清总是会走神或者看别的书,但是两个人有说有笑的日子也是甜蜜的。自从林澈答应和苏清交往后,苏清就不再是那个只围绕自己转的了,林澈成了她的中心,她的方向。

虽然每次约会回来,苏清总是撒娇着道歉,说自己不该因为谈了恋爱就把常欢忘在一边,自己不该只把林澈放在第一位,应该也把常欢放在第一位。可是常欢知道有些事情正在悄无声息的滋长,有些事情正在不声不响地改变。

常欢看着满纸的字母,就像是无数个咒语一般紧紧盘旋在头顶,嗡嗡作响。于是收拾了一下书包,出了自习室。

刚走到图书馆旁边的小花园旁,常欢听到远处传来的笑声。才想起自己似乎好久没有如此开怀的大笑了。身边那个围绕着自己问东问西,带给自己快乐的人儿,好久没有和自己一起说说笑笑了。

常欢知道尽管和自己在一起时,苏清努力回到之前的状态,可是似乎中间有了一道屏障,间隔了彼此曾经彼此依偎的心。

常欢也开始怀疑到底那封信,那个晚上的告白是自己的臆想还是真的发生过?怎么世事开始变得如此虚幻,如此捉摸不透?

常欢想着这些问题,没有意识的前行,直到被水波反射的波光一闪,才知道来到了情人失恋自杀率最高的A大情人湖。常欢把书包扔在一旁,坐了下来。

林澈这些天一直处于矛盾的纠结中。每次看到苏清干干净净的眼睛里盛满了幸福,再想到自己的私心,可是自己这样做似乎对常欢而言并没有什么伤害,只觉得如鲠在喉。他知道苏清是真的喜欢自己,可是自己喜欢的是常欢,如今为了刺激常欢而和单纯善良的苏清在一起,等苏清知道了缘由势必会伤害到苏清。到底是现在开始拒绝苏清还是继续隐瞒?拒绝,就意味着不能离常欢如此近,他知道常欢只有苏清一个朋友。继续隐瞒,对苏清造成的伤害就更大。于是当苏清约他晚上去看电影时,自己就这样故意失约了。

苏清今天特意拿出妈妈生日时送给自己的礼物,对着电脑里教化妆的视频简单的画了一个妆,只是因为今天是林澈的生日。虽然林澈答应和自己交往,每次约会时林澈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失神,像是通过自己看另外一个人。所以苏清觉得应该趁他生日,自己这个女朋友要好好哄哄男朋友。

可是当自己在校门口等了一个小时,等到电影开场,等到电影闭幕也没有等到那个人。明明是约好的啊,是不是有什么事耽误了?还是忘记了?为什么不打电话通知一下呢?苏清在心里一遍遍替林澈找个理由,可是怎么都无法说服自己。可是又不能冲过去向他发脾气,大喊道:“为什么不来?你究竟记不记得我们约好了?”

于是,只能找个安静的地方自己释放怒气。

林澈经过情人湖时,觉得湖边的那个身影很熟悉,边试探地走了过去。近了,才看清是常欢,下巴放在膝盖上,两眼无神地望着湖面。

“常欢,大晚上你一个人在这里干嘛?有什么困难你说出来,千万不要想不开啊。”林澈担忧地说着的同时,试图把常欢拉起来。

常欢挣脱他的束缚,望着他“林澈,你是真的喜欢清清吗?”

林澈一听他问,便激动的一把抓住常欢的手说道“常欢,我喜欢的只有你。可是你拒绝了我,我也曾试图不再喜欢你,可是你早已在我心里生根发芽,我无法控制。这时,苏清说她喜欢我,我想既然你不喜欢我,你的好朋友喜欢我,我离你也近了一点,我想你看到我跟别人交往了会吃醋,会跑来质问我的,这样我也可以知道你是在乎我的。常欢,我知道这样做对不起苏清,可是我也没有办法。常欢,我也有苦衷的。”

常欢一听他是利用苏清心里是有气的,可是看到林澈也是一脸痛苦的表情,责备的话如何也说不出口。只是低着头,想着怎么办。

林澈看常欢低着头没有说话,伸手猛地把常欢拥进怀里。常欢试图挣扎,也许是林澈的力气足够大,也许是着怀抱太过温暖,盖过了苏清给予自己的那份暖,也许是夜色太过朦胧,或者说两颗互相喜欢的心一旦接触便如干渴已久的土地,普降甘霖。总之结果是两人在湖边忘情地拥吻。

当苏清沿着湖边的小道漫无目的地前行时,蓦地停了下来。前面接吻的两人不是爽约的男友和自己的好友吗?苏清呆呆地站在那儿看着他们亲密,只是心里却如刀绞。

当两人亲昵地互动了一番起身准备离开时,看到了不远处的苏清。常欢跑到苏清面前试图想要解释什么,可是动了几次嘴,不知该如何诉说。

苏清甩开常欢的手,轻轻地说:“我只要他的解释。他说你们没什么我就相信。”

林澈看了常欢一眼,故意忽略常欢眼中的乞求,对苏清说:“清清,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一直以来我喜欢的都是常欢,只是她拒绝了我还躲着我。你是她最好的朋友,只有你才能知道她的消息,对不起我利用了你。最近我一直不知道怎么向你解释原因,所以今天才爽约的。你可以打我骂我,恨我怨我,但是一切都是我的错,刚刚是我逼迫常欢的。你知道她只有你一个朋友,所以你有怨气就都冲我来吧。”

常欢几次试着阻止林澈,可是最终无用。

苏清觉得这几月自己就是一个傻瓜,还是被自己最好的朋友和自以为是的男朋友耍的团团转的傻瓜。看着面前的两人,看着常欢眼中溢满的泪水,平时苏清一定会觉得看到常欢难过比自己难过更难过、更伤心。可是此刻,只觉得周遭充斥着欺骗的味道。

现在只想要快点回到爸爸妈妈温暖的怀抱,否则自己会活不下去的。也不管身上是否有足够的钱,转身就向大门外跑。

常欢一看苏清跑了,担心她出事想要追过去。林澈却拽住她:“现在清清一个人会更好。我们去了,她会更加接受不了的。”

常欢吃惊地转头看向林澈,惊讶的说:“她受了这么大的刺激,你不说立刻去追她反而让她一个人乱跑,什么是一个人静静?她现在一个人可以静下来吗?她出事了怎么办?你就是这么对她的吗?就算你不爱她,我爱她。她是我在这里甚至是世界上唯一的朋友,她出事了,我是不会原谅自己的。”挣脱开林澈就去追苏清。

【五】青春不朽,谁在拭泪品清欢

苏清边跑边想,更加觉得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傻瓜。怪不得林澈那么容易就答应自己了,原来只是因为自己是常欢的好朋友。也是,自己长得没有常欢漂亮,成绩也没有常欢好,在常欢面前自己简直就是那丑小鸭,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人。谁会喜欢一个丑小鸭?谁会喜欢一个一无是处的人啊?

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一串串地滑下。苏清跑到路边,平时到处闲逛的出租车,今天是怎么招手都没有停下的。难道连出租车都觉得自己是个傻瓜?

便准备到马路对面,可是忽然转角处一辆车飞来,刺目的光让苏清的眼前一白,什么都看不到。

尽管司机立刻停车,但由于车速过快,惯性太大,苏清仍是被撞出去好远。

等常欢林澈赶到的时候,警车已经封锁了现场,苏清也被送往医院。等他们赶到医院,正赶上医院找家属签病危通知书。

常欢只觉得两腿像是拴了千斤,怎么那么重啊?林澈扶着常欢走到医生面前,对医生说:“我们是病人同学,他爸妈还不知道。我来签。”

常欢紧紧盯着手术室那盏提示手术中的灯,经过几个小时的抢救,当常欢和林澈觉得自己的心被碾过千万遍时,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

当急救室的门打开的刹那,常欢立刻冲上去抓住医生的胳膊,问道:“医生,她怎么样了?”

医生拍了拍常欢的手,叹了一口气:“抱歉,我们尽力了,请节哀。”

常欢扑腾一下跌坐在地上,林澈想过来扶她起来。常欢突然大喊:“苏清,我错了。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对不起,你回来吧,你回来吧……”

等第二天,苏铮和杨瑾赶到医院时,双眼红肿,仿若一夜老去。或许是经过一夜,眼泪早已流干。苏铮很用力地握住林澈的手说:“谢谢你们陪了清清一夜,有你们这样的朋友,我们清清也值了。”

常欢上前握住杨瑾的手,眼泪又汹涌而出:“阿……阿姨,对不起,我没有照顾好清清让她伤心,让你们失望了,对不起。”

“傻孩子,哪能怪你啊,只怪我们清清命薄福浅。”杨瑾看着面前的女孩,想到自己清清,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也掉了下来。

常欢站在旁边,苏铮和杨瑾把苏清的每一件东西都要仔细地看一眼,似乎这样就可以多看一眼苏清。整理到一本苏清写着“爱的宝藏”时也只是多看了一会,并没有询问什么。或许苏清早已告诉他们她谈恋爱了,也知道林澈就是那个人,但是他们什么也没有问。

他们越是这样平静地不过问任何事,不询问苏清为什么会惊慌失措的过马路,常欢觉得自己的心就被内疚这把刀一遍遍地碾,却找不到释放的出口。

苏铮和杨瑾带着苏清的骨灰和遗物离开了。

原本是两个人温馨的小宿舍,现在常欢只觉得无比空挡和寂寞。每次刚刚睡着,便会看到苏清满眼泪水地站在自己面前,委屈地说:“欢欢,为什么?为什么?”

她就再也睡不着了。

林澈来找过常欢几次,都被她拒绝了。只是林澈并不死心,短信、电话、邮件,晚上就站在宿舍楼下。

常欢觉得不管林澈再怎么坚持,他们都不可能了。以前还曾想过,如果苏清和他分手了,他们还是有希望的,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常欢偷偷地去系办以身体不适办理休学,学校看她骨瘦如柴,便同意下个学期再回来重新补修。

只是常欢从未想过回来。收拾了行李趁早起走了。

林澈这几天都没有看到常欢的宿舍有灯亮,就感到出事了。便去询问宿管,宿管说几天前就看到常欢拎着行李走了。林澈突然预感到常欢有可能是再也不回来了,转身跑到外语系系办,系办老师一看是林澈,便告诉他常欢休学了。

林澈只觉得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宁言经过多方打听终于得到苏清家的地址,然后辗转来到了苏清的墓前。看到墓碑上的女孩依旧笑靥如花,宁言的眼泪汹涌而下。把紧紧抱在怀中的一束满天星摆在碑前,拿出手绢仔细地擦拭墓碑的每一处,可是眼前却越来越模糊。

眼泪落在花束上,发出“啪啪”的响声,还有低低的絮语:“苏清,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吗?”

回答他的,只有碑上的四个字“青春不朽”。

推荐阅读:
上一篇:那个女孩与那个士兵 下一篇:始乱终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