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网,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作文题材大全!

一辈子的情人

编辑:作文网 | 来源:爱情故事

想想躺在韩赫的怀里,汲取着他唯一能给的温暖。她细长的手指轻轻地扶摸着他光洁的胸膛挑逗着,眉眼如丝。韩赫在薄单下的手突然轻轻捏了一下想想纤细的腰肢,想想本能的弹跳离开韩赫的身体,那是她的“死穴”,也是韩赫不能继续留在他身边的“信号”。已经午夜十一点半了,是该离开的时候,他答应过妻子绝对不会在外过夜。他在她身边毫不避讳地一件件将衣服穿回身上,而想想还是像往常一样倚在床上点着一根“爱慕”牌的香烟夹在指尖,不吸,看着它一点点地燃烧殆尽。她有慢性哮喘不能吸烟,而这点他却不知道。他也曾问过她为什么点着了却又不吸,她的回答是她只是喜欢这种烟弥漫在屋里的味道,但不想因为它变得清醒。他不明白地摇摇头说越来越不了解她了。想想不再说话,嘴角挂着他陌生的淡笑目送着他离开她的房间,在门叩上的那一瞬间,她的泪水悄悄划过眼角掉落在发丝深处,不着痕迹地将苦涩宣泄深埋。

想想怀孕了,三个月。她一直没有告诉韩赫,只是在得知了自己怀孕五周的时候试探地问过他,如果她怀孕了,他会要这个孩子吗?韩赫静静地看了她几秒,然后摇头笑了,说:不可能,他们安全措施做的一向很好。如果呢?想想不死心地问。没有如果,不要胡思乱想。韩赫以为想想是在无理取闹。告诉我,我想知道。想想依然很坚定地想要知道答案。好,我告诉你,以现在的立场,我们不能要孩子。韩赫收起笑容,认真地说。呵呵,还好我是在说笑,要不孩子听到了肯定会难过!她向韩赫吐吐舌头俏皮地说。可是一转身,眼泪就静静滑落在脸颊,她悄悄抹去。

想想决定“赌”一次,为了他们的孩子,也为了能够拥有韩赫全部的爱,她押上了人生的全部,去博一次幸福的机会。

一个半月前,想想在路上救了一个差点被车撞到的女人,那女人为了感谢她,就请她去了附近的一家咖啡馆喝咖啡。她们起初是闲聊,但后来感觉越聊越投缘,就互相告诉了对方的名字和联络电话,说好以后就是朋友,要经常联系。那女人叫玉洁,是个相当美丽温婉的女子。

韩赫不在想想身边时,她就会约玉洁出来聊天。一杯咖啡,一盘甜点,一份回忆,就足够她们打发一下午的时间。想想是个自由写手,而玉洁是个全职太太,在时间上都没什么约束。玉洁经常会提到她的丈夫,眼睛里也总是闪着幸福的光芒。玉洁的丈夫是xx局的科长,很有才华,不到三十岁就坐上了这个位子,重要的是他很疼玉洁,处处对她呵护备至。玉洁的腰部曾受过伤,虽然现在不影响行动,但他还是会每晚为她做按摩,即使是工作的再忙,再晚,再累。周末他会陪着玉洁去郊外散步,假期他也会带着玉洁去海滨度假。说实话想想真的很羡慕她,甚至是有些妒嫉的。韩赫就不曾这么待过她,她还记得她求了他很久,他也不愿陪她去逛一个小时的街,怕别人看到会惹麻烦。是啊,毕竟自己只是一个见不得光的第三者,与爱人阳光下漫步的美好,在她选择和韩赫在一起的那天就已经不能够奢求了。

玉洁看出了想想眼底的忧伤,关心地问想想是不是感情上出现了什么问题。想想没有对玉洁有所隐瞒,把自己和韩赫的故事告诉了她。只是想想没有提到韩赫这个名字,用“他”来代替。想想跟玉洁说了很多深藏在自己记忆里的对韩赫的爱,有一些甚至韩赫他本人也不知道,譬如,十年前的一个晚上,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她差点被一个喝醉酒的男人给强暴,是路过的韩赫第一个发现了她,打跑了坏人救了她。那年韩赫十九岁,而想想只有十五岁。就是那一晚,想想爱恋上了韩赫,并在心里默默许下一个愿,长大后他要嫁给韩赫,做他的妻子。为了完成这个心愿,想想整整找了韩赫七年,拒绝了所有男生的追求,只为将自己所有的爱都给他。但事与愿违,当她千辛万苦找到他时,他已经是别人的丈夫,忘记了她,更不知道有她的存在。说到这儿,想想的泪像珠帘似的滑落,伴着咖啡的苦涩。玉洁感动地哭了,为想想漫长等待中执著的爱。想想说,她没有放下那份执著了十年的爱,对于她来说这十年等于她爱的全部,失去了就不会再有爱人的能力。想想选择了做“他”的情人,即使是见不得光,只要“他”能够给她爱就可以。玉洁握着想想的手,说她太傻。想想只能苦笑,因为她比任何人更早知道自己的傻。“他”爱你吗?玉洁问想想时,想想也在找着答案。沉默了数分钟,想想伤感地说,爱,但“他”更在乎自己老婆。玉洁愤愤地说“他”是一个冷酷的人。想想看着玉洁,突然很想知道对于她这样幸福的女人,如果自己的丈夫有了别的女人会怎样。“是你的话,会放弃吗?”想想试探的问。玉洁愣了下,将放到到嘴边的咖啡杯放回托盘。“能够轻易放弃都不会是真爱吧。”柔柔的声音却有着不可置否的坚定。“嗯,我也不会。”想想也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坚持。

想想与玉洁的相遇和一见如故,就像是注定了似的。

玉洁经常去想想的小居,顺便带上她们最爱吃的那家蛋塔和慕斯,两个女人促膝而坐,天南海北没有禁忌地聊。玉洁发现想想懂的东西很多,是个相当有见识女子,让她这个"全职太太”不由地羡慕了起来,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她不会这么早结婚,即使她很爱自己的丈夫。第一次看想想的文章,写在稿纸上,字体娟秀优美,玉洁问想想为什么不用电脑打字,比较省力。想想却说字是一个人的感情,电脑怎么能够打出来。想想,你是个特别的女子。玉洁饱含意味的说。文章的内容很吸引人,让玉洁有些爱不释手,甚至还充当起了编辑,时不时地“催稿”。只是,字里行间总会有一种心痛的忧伤令人头一紧。玉洁知道那定是因为想想不完整的爱造成的,“他”竟然辜负如此优秀和深情的女人!是他吧。玉洁忽来的问话,让正在清洗咖啡杯的想想一僵,手中的杯子砰地一声滑落在水槽里。你——没事吧。玉洁闻声丢下手中的书快步走到想想身边。没,没事,你知道?想想的语气有些无措。呃?是呀,我猜想定是他的薄情让你的文章总是带着忧伤和心痛吧。想想的慌张让玉洁有点诧异。哦,也许吧。想想暗暗舒了口气。

玉洁的丈夫因公事匆匆地一早拿着行李出差了,没有吵醒正在熟睡的妻子,只是留下一张嘱咐她要按时吃饭字条。玉洁睡到自然醒,才发现丈夫已不在身边,望着放在床头的牛奶和压在下面的纸条,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想想,你在呀。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玉洁拨了想想的手机,很久没人接,正要挂断时却听到想想睡意正浓的声音。哦,玉洁呀,昨晚赶稿凌晨才睡。不好意思,那你接着睡吧,我晚点打给你。玉洁报歉地说。没关系的,已经醒了啦,这么早,有事吗?玉洁从来不会这么早打电话给她的(其实已经是九点钟了),她知道想想在晚上的写作灵感最强。其实也没什么啦,想邀请你到家里来玩。电话那端顿了几秒钟。想想,还在吗?在,我想周末我不便去打扰你和你老公,还是改天吧。想想的语气闷闷的。不会是你和你的他有约会吧。玉洁笑问。哪有,他有一段时间没来找我了,或许已经把我忘了。想想有些苦闷和自嘲。哎!既然只剩下我们两个寡女,就互相安慰吧。我老公出差了。玉洁打趣地说。

第一次来玉洁的家,想想站在门旁发呆,迟迟没有进屋。发什么呆呀,还不快进来。玉洁热情的接待着。哦,好。想想换了拖鞋,一步步迈进客厅。房子很大,装潢的很漂亮,是想想努力一辈子也买不起的。客厅墙上挂着玉洁和丈夫的照片,几乎占了四分之一的墙面,也占据了想想全部的视线,挽着丈夫的玉洁真的好美,好幸福,而他丈夫宠溺眼神让想想心不由得阵阵抽痛。我就跟他说不要挂在客厅,让人见笑。玉洁羞赧地说。可是有些人即使一辈之都不能公开拥有和爱人的合照,即使只是一张生活照都不能。想想幽幽地说,眼睛已经布上了一层水雾。其实,光鲜的外表也不见得就真的那么美好。玉洁看着想想,轻轻叹了口气。呃?你——。想想不明白玉洁为什么会突然这么说,但她感觉的到玉洁有心事。好了啦,别谈这些,聊点开心的,比如说我们大作家作品何时问世,再比如说,中午你想吃什么,我来做。玉洁眉开眼笑,好像刚刚写在眼底的心事从来不曾存在过。你不说我还没感觉到,真的好饿。想想也放下了心中的郁结,跟着笑开了。

下雨了,玉洁留想想陪她过夜,她害怕一个人面对下雨的夜晚。想想并不想留下来,这个房间充满了太多幸福味道,是她一直想要抓住,却始终只能觊觎别人的,她害怕,害怕呆久了会疯狂的贪婪,就如一名赌徒,赌桌对于他来说有致命的吸引力。想想还是留了下来,或许是拒绝不了玉洁的热情,又或许她已然决定要在今晚做个赌徒。玉洁很快便睡着了,而想想却辗转难眠,望着近在眼前玉洁沉睡的面孔,嘴角微微上扬,连睡着了都是那么幸福。要去抹掉她的幸福吗?让她和自己一样不幸?不,玉洁是那么温柔善良的人,我怎么可以——。想想在矛盾中挣扎,不安的心让她的鬓角冒出细细冷汗。突然感觉下腹有些不适,手本能的帖向腹部抚了抚。不,她不能让孩子没有爸爸,不能!想想的手用力纠结着睡衣,下定决心。悄悄地溜下床,从皮包里取出一张四折的纸握在掌心。那是孩子的B超检查。对不起,玉洁。愧疚地看了眼沉睡的玉洁,想想小心地走向书房,将那张四折的纸夹在书桌上的一本书里,心依然犹豫不安,突然听到卧房传来的隐约声音,一惊,迅速合上书,像做贼似的悄悄走出书房。嗯——,痛——好痛——!玉洁虚弱地呻吟。想想打开灯,看到玉洁苍白着脸痛苦地卷曲在床上。你——你怎么了,玉洁?!想想快步走到床边,轻轻推了推玉洁的肩膀。药——药——,抽屉——。玉洁痛苦地咬牙突出几个字。想想被玉洁突来的病痛吓呆了,愣了几秒才手忙脚乱地从抽屉里翻出药,抚起无力的玉洁让她服下。大约十几分钟,玉洁症状才稍稍减轻,虚弱地看着想想。对不起,吓着你了吧。玉洁握着想想的手感觉到她的竟然比自己的还冰冷。玉洁,你,你是怎么了?想想红着眼眶,关心地问。我没事了,放心吧。玉洁虚弱的淡笑。不,你有事,为什么要吃这些药,这都是治癌——。声音早就哽咽地再也说不下去。其实也没什么可怕的,人总是要死的,只是我要提早报道而已。玉洁淡然的笑容挂在唇边,却像一弯刀刺入想想的心,痛得无法呼吸。玉洁——,你那么善良,不会有事的,不会的。想想抱着身体孱弱的玉洁,眼泪再也止不住,一心祈祷着她能够好起来,这样心才不会因为愧疚而疼痛折磨。

想想万万没有想到,没有想到,韩赫会突然回来了。从昨晚知道玉洁的病情到一早韩赫出现在自己面前,她已经是备受惊吓。呆呆地看着风尘仆仆的韩赫,脑袋一片空白,声音卡在喉咙里,怎么也发不出来。赫,你——回来了!玉洁走出卧房,看到韩赫,一脸的惊喜,幸福地挽着丈夫的臂弯依偎着。对了,赫,这就是我跟你提起过的,我的“救命恩人”想想,你们还没见过呢。韩赫看到想想时也是一脸的震惊,直到妻子依偎了过来才稍稍镇静了下来。想想,这就是我丈夫,韩赫,一直都想让你们认识呢。玉洁将仍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的想想拉到离韩赫只有一步的距离,让她几乎可以感觉到韩赫极力压制的气息。你好,很高兴人认识你,谢谢你救了玉洁。韩赫伸出右手,出于礼貌握手的姿态。想想望进韩赫示意的眼神,坚定地传达着唯一的信息,不能让玉洁知道他们的关系,绝不能,否则他会恨她!一直都知道他很在乎玉洁,但在真实面对此刻时,想想才痛彻心扉感觉到自己是个多余的“第三者”,爱情不是一个人拼命争取就可以抓住的,从始至终,她只是一味地用自己的爱包围他,不给他拒绝的机会,以为这样就是爱情。看,错的有多离谱,在她的心伤得血肉模糊,不能自拔时。你好!想想的手颤抖地握入韩赫的掌心,同时感觉到了对方的冰冷和不安。想想与韩赫有无数次的十指相缠,熟悉对方的每一根手指和温度,而此时却陌生地仿佛他们的过往都不曾存在过。想想强忍住眼底的泪水,怕一但落下了,就彻底的结束了。你们两人不要站着说话,坐下来聊嘛,赫,你要不要先去洗个热水澡,你好像很累的样子。玉洁的眼神在韩赫和想想之间流动着,有那么一秒钟,想想似乎感觉到玉洁已经察觉到他与韩赫之间的微妙眼神。想想立刻收回对韩赫依恋的眼神,强拉起笑容面对玉洁。看着脸色依然有些苍白的玉洁,想想决定离开,即使当初她多么用尽心机的接近玉洁,下定决心夺走韩赫,都在得知玉洁病情后都变的茫然无力。呵,呵,我突然想起今天是交稿日,就不打扰了,我先回去了。想想知道自己笑得有多么牵强。几乎可以听到自己慌乱的心跳,想想匆忙拿起沙发上的手提包,落荒而逃。

这就是第三者的命运吧,即使是退出也是用逃的,始终见不得光。想想自嘲,茫然地走着,没有方向。玉洁病痛的模样,韩赫坚定护着玉洁的眼神,像梦魇一样占据她的思想,萦绕不离。短短十几个小时,让她几乎经历了一生的痛苦,心力交瘁,身体像是被抽空了气的娃娃随时可能倒下。蓦地,下腹传来一阵剧痛,想想本能地蹲下身子,护着肚子里的孩子,她不能再承受失去了。一辆车奔驰而过,想想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和力气,砰的一声,她的身体被撞飞了开,另一种剧痛随之而来,意识开始麻木,已经分不清蓦然飘起来的是她的身体还是她的灵魂。

奇迹般的,想想醒了过来。一睁开眼,便是询问她的孩子还好吗。韩赫激动地奔出病房叫着医生,三个月以来,他寸步不离地守在想想身边,不在乎会不会丢掉大好前程,亦没有心力在乎妻子受伤的眼神。他只祈求想想能够醒过来,不管付出任何代价,他只要她醒过来,健康地活着。无数次,他感觉到想想的眼睛和手指在动,以为她会醒过来,但结果都只是自己的幻念。她刚睁开了眼睛是吗?在跟他说话是吗?他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害怕再一次的失望。

医生,她真的醒过来了是吗?她没事了,是吗?韩赫迫切地想要得到医生的肯定。是的,韩先生,恭喜你!医生笑看着韩赫,也为他感到高兴,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深情的人,几乎是衣不解带地看护着爱人。孩子,很好,对吗?想想抓住正在为她做检查的医生。听我说,你能醒过来就已经是个奇迹了,孩子我们无能为力,你还年轻,一切都会……。医生安慰着想想。你说的什么意思?为什么我听不懂!想想紧抓着医生的手,眼神慌乱。想璇,我们的孩子已经没有了。韩赫走到想想床前,怅然地抱着她安抚着。别难过,以后我们还可以再有孩子,你能够醒过来已经是上天给我最大的恩赐了。将想想抱得更紧,最好能够揉进自己的身体,密密实实地守护着她。你胡说!为什么说我的孩子没有了,你这个骗子,坏蛋,放开我!想想猛然用力挣开韩赫的怀抱,失控地捶打撕扯着。想璇,你是怎么了?啊——。韩赫想要拉住想想,但没意料到手臂上突来的疼痛,他吃痛的放开她,却看到两排瘀青的齿印。想想咬了他,咬在了他的心上,毫不留情。你走开,我不想看到你,骗子!我要韩赫,韩赫——。想想疯了似的喊叫,拔掉手腕上的点滴。韩赫毫无反应的愣在原地,看着医生护士拼命压住已经失去理智的想想,注入镇定剂,慢慢地,她安静了下来,宛如没有醒来过的沉睡,脸色苍白如纸。没有在意已经渗着血丝的齿痕,他心痛地抚摸着她无色的脸颊,陷入一片沉思。她推开他,厮打他,咬伤他,甚至不愿见到他,但却又歇斯底里地叫着“韩赫”,他的名字!韩赫困惑而不安。难道——。蓦然闪过的念头,让韩赫心头一紧,不敢猜想,怕让它浮现成事实。

他不愿去想象的,仍然变成了事实。想想失忆了,选择性失忆,记得自己怀孕,记得“韩赫”,她深爱人的名字,甚至记得让她几乎丧命的车祸,唯独忘记了韩赫的脸和三个月前认识玉洁而经历的记忆。我这么让你痛苦吗?比那场要命的车祸还让你痛苦吗?我知道你会恨我,恨我到最后也选择保护玉洁,而忽视你的受伤,但一定要这样惩罚我吗?我宁可你打我、骂我,恨我,也不愿你视我如陌生。你一定不知道你在我心里放了多久,多深,才会让我事隔十年再次遇到你,仍不顾已婚身份而自私地将你留在身边。我爱你,一直没对你出口的话,却在我内心深处盘旋过无数次,几欲袒露,每一回,都硬生生的压抑,因为责任,因为恩情。总是冷淡地对待你,不让你发现我的依恋而深陷,你以为我不记得当年救下的弱小的你,但你却不知道救下你并不是偶然,而是一个大学生荒唐地爱上了一个只有十五岁的女孩,默默守护着她上下学,等待她的蜕变。如果不是在远方的父母出了意外,匆匆休学,离开了这座城市,离开了你,我会继续等待,等待我们的邂逅。我没想到那场意外这么严重,父母在病床上昏迷了整整一年,最后还是挨不过层出的病发证的折磨而咽下最后一口气,我伤心欲绝,却仍要活下去,面对为了给父母治病而欠下的巨债。那个时候我的大学导师对我帮助很大,帮我申请奖学金,找有前途工资颇好的兼职,还给我介绍很多局里面的大人物为往后的仕途作铺垫,甚至还帮我还了一大笔债务,让我的人生一下子从地狱抵达了天堂。这份恩情是我一生都无法偿还。后来,老师心脏病突发过世了,将唯一的女儿托付于我,那就是玉洁,我必须照顾一生的女人,即使不能给她爱情,我也要全身心的呵护她,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这是我仅能够报答恩师的。我以为我这一辈再也不会遇见爱情,直到美丽的你再次闯进我的生活,强烈地宣告你的爱时,我的心至此有了依偎和归宿,至少在你的面前我不必伪装,可以暂时放下沉重的责任。想璇,我自私地要了你的爱,却不能给你任何承诺,甚至连爱也不能说出口,一再地伤害你,最后连我们的孩子也害死了,这样的我让你绝望了,对吗?所以选择遗忘我这张冷酷的脸来解脱内心的痛彻。如果这是你要给我的惩罚,那么我接受,不会再逃避,现在的我别无他求,只希望用我余下的人生好好爱你,照顾你,你记得我也好,忘记我也罢,这一次,换我用爱来一点点抚平你的伤口,好吗?韩赫望着安然入睡的想想,心痛如斯。

手机嗡嗡地在桌上震动,韩赫拿起手机怕扰醒了想想。是玉洁,韩赫的手指在接听键上犹豫着。终究还是让两个爱他的女人都受了伤。按下接听键,只听了几句韩赫便脸色刷白地冲出病房……

韩赫满世界的找寻着玉洁的身影。玉洁一定不可以出事,否则即使是死也不能赎了罪孽,他已经欠她太多了。

病房里,一个白衣女子静静处在床前看着沉睡的想想,眼泪不断地涌出眼眶,而嘴角却挂着凄惨冷冽的微笑,不禁让人毛骨悚然。

韩赫颓然地回到医院,心里依旧担心着寻找不到的玉洁。玉洁到底去了哪里,可千万不能有事。韩赫祈祷。来到住院楼前,险些被急匆来往的人撞倒。出事了,出事了!大家议论开来。哎,这么年轻怎么会想不开啊。是啊,好像是7楼的,听说出了车祸好不容易醒过来的,现在却——。韩赫的心突然咯噔一声,脑袋里一片空白,机械地推开人群奔向事故中心。不会的,不会的。韩赫在心中默念。拨开最后一层人群,一摊鲜红的血刺的韩赫眼睛生疼,脑袋似乎有个毒瘤在隐隐发作。不会的,不会的,他双手抱头,试图抹掉自己可怕的闪念,继而疯狂地向想想的病房跑去。推开房门,空白的床上已不见想想的身影,他几近崩溃地四处寻找和喊叫着想想。韩先生,请您冷静下,您爱人她,她刚刚——去世了。一名护士拦住了韩赫,不忍将噩耗告诉了他。你在说谁,在胡说什么!他双手使劲抓住护士的肩膀,不能反应。啊!韩先生,是您爱人她……。护士被抓痛的挣扎。我不信,你在说谎,告诉我她在哪?在哪!韩赫不相信想想会用死这么残忍的方式来离开他,一定是护士搞错了,她还活着,一定还活着。

直到颤抖着掀开白布的那一刻,韩赫仍不相信想想已经离开了自己。她的脸颊还有温度,我能感觉的到。她只是睡着了,对不对?他抚摸着想想苍白如灰的脸颊,哀戚地望着身边的医生,希望能得到一丝希望。韩先生,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请节哀!看着悲痛欲绝的韩赫,医生叹息地说。韩赫并没有放声痛哭,而是异常安静地握着想想冰冷的手。我想和她单独待会。

偌大的房间里孤独地剩下韩赫一个人的呼吸声。想璇,你的手很冰,是不是很冷。韩赫将想想的手放在心口暖着。现在暖和点了吧,我知道你累了,但只能睡一会哦,等下我们还要出去散步,你不是一直都想要我牵着你的手去海边散步吗?所以你要快点醒过来。他的嘴角带着宠溺的微笑,眼泪却一滴滴顺着下巴落在胸口的想想的手上。对了,想璇,等你的身体好起来我们还要去旅行,去俄罗斯好吗,那里有你最喜欢的太阳花,我们可以躺在太阳花海里沐浴阳光,享受着只有我们两个人的世界。韩赫描述着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浪漫和幸福……

想璇,我们结婚好不好,婚礼我们在海边举行,用你最喜欢的太阳花做主题好不好?韩赫温情地看着“想璇”。被唤作“想璇”的女人微笑着应答:好。可是眼底却写满了苦痛。想璇,等办完婚礼,我们就去蜜月旅行,还有,我们以后还要生几个孩子,一家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一辈子。韩赫脸上的笑容充满了对美好未来的憧憬,但那个未来里没有她,是另外一个女人,这让她嫉妒,痛苦,却无奈。谁让她爱他,即使他疯了,记忆里完全没有她,即使要扮演着另外一个女人留在他身边,卑微地爱。

墓碑前,玉洁凝视着碑上想想的照片,突然觉得宁愿死的是自己,也好过现在的折磨。

想想,如果我们没有爱上同一个男人,或许真的可以成为好朋友,可惜,我们一开始的相遇就是个阴谋,你设计了那场车祸相救的偶遇,为了让我知道韩赫身边还有个你,可是你却不知我早就知道你,韩赫是我丈夫,是我深爱的男人,我又怎会察觉不到他心里有别人呢。我和你成为朋友,告诉你他对我的好,我的无微不至,让你来我家看到我们满屋的幸福,就是为了让你知难而退,可你却毫不顾忌我们的情谊,即使我故意让你误会我有癌症,你也没放弃用孩子的B超照片分裂我和韩赫,所以我只能让韩赫回来当面了断这一切,因为我知道韩赫不会离开我,他对我父亲承诺过会一辈子照顾我。但万万没想到一场车祸让你失去了孩子,失去了记忆,也让我彻底失去了韩赫。他说他爱你,不能再失去你,他说他要和我离婚,不惜背叛对父亲的承诺。我求他,跪着求他,但他的眼里心里已经完全没了我的位置,那一刻我恨死了你,恨不得杀了你!我只知道我不能失去韩赫,没有他我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所以那天,你醒过来的那天我电话给韩赫,说我会用死来成全你们,我知道韩赫一定不会不管我,一定会到处找我,而我便可以来医院杀死你!我告诉你,你的孩子被你害死了,你永远都不会再有孩子,我告诉你,韩赫恨你,一辈子都不会再见你!对,我骗了你,而你信了,根本接受不了这些,疯了似的跳了下去……

我以为你死了,我便赢了,但其实我输了,输的很彻底,韩赫因为你的死疯了,他的记忆里只剩下了你,他把我当成是你,让我每天都活在你的阴影里折磨着,一辈子。这比死还残忍。

想想,你终究是成为了韩赫一辈子的情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