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网,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作文题材大全!

认门酒

编辑:作文网 | 来源:传奇故事

丁大民大学毕业后留在了省城,和省城女孩曾小红谈起了恋爱。这个小长假,丁大民准备带曾小红回老家,见见自己的父母。

路上,他告诉小红,在他们老家,有一种相习已久的风俗——第一次带准儿媳准女婿回乡,得由新人出面,摆上一桌酒,请请对方的父母,一来表示尊敬,二来认认门,这酒啊,就叫认门酒。

“虽说现在这风俗看得不那么重了,可在我们家,这顿酒却非请不可。”丁大民笑着说,“因为我爸呀,那可是真正的酒……酒徒!”他本来想说酒鬼,又觉得不礼貌,才一转口,改成了文绉绉的酒徒。

丁大民还说了父亲的一段往事。

丁老爸年轻时,在建筑工地上干小工,一天下来,累得直打虚晃,收工后非喝上几口酒解解乏不可,久而久之,就成了瘾。他也试着戒过,可刚两天,就直喊头昏,得去诊所挂吊瓶。恰巧那天,丁大民的高考录取通知书下来了,他赶到诊所,想把这喜讯告诉父亲,可丁老爸却不见了踪影。东寻西找,后来在本地最有名的富康大酒店后巷,找到了他。

原来大民的班主任给丁老爸打过电话了,得知自己儿子是全县的状元,丁老爸拔了针后,就想临时破戒,喝两口高兴一下。可到了酒馆门口,他却迈不进脚了:儿子考上了大学,以后花费会更多,这酒,还真是戒了好。

可不喝两口他心里过不去,憋得他在街头乱转。无意中他来到了富康大酒店的后巷。巷口高墙上,是酒店后厨的大排风扇,正呼呼地把饭菜的香味往外吹。立在扇下,他一拍脑门,有了主意:眼前这香味是现成的,何不借着它过过干瘾呢?他越想越得意,就从怀里摸出那个从不离身的小酒壶,耸鼻闻闻不要钱的香味,再低头嗅嗅空壶里残存的酒气,然后咧嘴“啊”的一声,像真喝了杯酒似的浑身舒畅。

他正陶醉着,大民过来了,一看这样子,就啥都明白了。大民强忍住泪,叫了声爸:“咱回吧。”丁老爸一摆手:“你先回,这里面的带把肘子要出锅了,我再闻它两鼻子。”

大民说完往事,拭了拭眼角。曾小红也有些唏嘘:“老人家真是不容易啊!这样吧,认门酒,咱们就在富康大酒店,订最好的酒席。”

大民一听,也激动了:“对,然后咱们就把老人接到城里来享享清福,也是做儿女的一份孝心。”

曾小红却不言语了。

第二天,两人到了家。丁老爸和丁老妈见儿子带着准儿媳回来了,高兴得眼睛眯成了缝。吃接风饭时,在丁老妈的允许下,丁老爸喝了几杯。嫌不过瘾还想多喝,丁老妈一句话:“小红第一次到咱家,你可别显了丑。”丁老爸就老实了。

吃喝间,大民说起了认门酒的事,丁老爸有些不以为然:“那些陈规陋习,现在谁还认,说它干啥?”大民赔着笑:“我和小红这些年在外,也没尽过孝,这次回来请您二老吃顿饭,也是我们的一份心啊!”

大民说得入情入理,丁老爸却皱起了眉:“这个啊,要说啊,我和你妈是真老了。这人一老啊,就特别恋家,除了自个儿的家,就是皇上的金銮殿也不想去。你说那富康大酒店,人来人往的,哪有自个儿家清静?还是算了吧。”

大民一听急了:“别啊爸,我和小红已经在网上订好了席,订的是包间,就咱一家,清静着呢!”

丁老爸略一沉吟,脖子一梗:“不去!我说不去就不去!”

说完,他竟拂袖而去,自顾自到里屋睡觉打呼噜去了。

大民傻了,看看小红,怕她不高兴。小红是准媳妇,不好掺和,心里却一阵暗喜。她是个很有个性的女孩,生活上讲究有自己的独立空间。先前听大民说打算把爸妈接到城里来,她就有些犯嘀咕,现在见丁老爸是个不爱金窝银窝只爱自己狗窝的守旧老头,只怕用八抬大轿来抬,人家还不愿进城呢。想到这,她不由松了口气。

丁老妈见大民和小红都不作声,犹豫了会儿,开了口:“大民、小红,你们别多心。你爸是犟,但还不至于不分好歹,要说啊,是这么回事。”

原来这些年,丁家的小日子有了起色。丁老爸心里一高兴,就又重拾了酒瘾,一喝起来就没个够,结果喝出了麻烦。

丁老爸喝过酒后,总是习惯性地睡一觉,可是那天他睡醒后,却发现裤裆湿漉漉的,冒着股臊气,原来是酒后失禁了。开始还隔三差五的,后来是酒后必睡,醒后必有这么一出。丁老妈托人询问了相识的医生,医生说:“这是长期饮酒过量引起的神经性反应,没治。要想好只有一个办法,戒!”

丁老妈说完,神色复杂,似乎想笑又想哭:“孩子,你爸一辈子要强,他是怕到酒店里喝了酒,万一又尿了裤子,当众出乖露丑,给你们俩丢人啊!好啦,这事我悄悄说给你们听,可别让他知道了,不然他老脸挂不住。”

接着,丁老妈拿起个小奶瓶,也进了里屋。

丁大民和曾小红面面相觑了半晌,曾小红突然一笑:“这样的话,我倒有个办法,不过,得你亲自去和老爸说。”她的主意是,超市有种专门给老年人用的纸尿裤,买来让丁老爸穿上,不就万事大吉了?

听她小声说罢,丁大民正暗自掂量盘算,就听里屋传来一阵哄闹,既有丁老妈的解释,又有丁老爸的吼叫,最后都化成了快活的笑声。大民闻声赶紧跑了进去。曾小红不好跟进去,只好坐在沙发上,正在疑惑,见大民飞快地跑了出来,冲她一挤眼:“成了,老爸同意了!”

第二天,一家四口来到了富康大酒店。面对美酒佳肴,丁老爸频频举杯,开怀畅饮。丁老妈怕他喝多,几次欲阻止,都被丁大民拦住:“妈,我爸好不容易高兴这一回,你就让他痛快地喝吧。反正有那个,那个,也不怕出啥问题。”

丁老爸闻声一瞪眼:“什么这个那个的,不就是纸尿裤吗?”说着,把一包东西丢了过来。大民接过一看,愣了:“爸,你没穿啊?”

丁老爸仰脖又是一杯酒:“我又没病,穿它干啥?”

大民傻了,转头去看丁老妈。丁老妈一笑:“怪我,这事怪我。”

原来,现今日子好了,丁老爸喝起酒来也由着性子。怕他喝多伤了身子,丁老妈就劝他拿着点量,可是丁老爸根本不听。

久劝不下,丁老妈就想了个办法。她用小奶瓶把邻居家小孩的尿装回家,趁丁老爸酒后熟睡,偷偷浇在他的裤衩上,制造出遗尿的假象,好逼他戒酒。那个相识的医生,也被丁老妈事先统一好了口径。

可巧昨天,丁老爸为自己不能领受大民和小红的孝心而烦恼,喝了酒后闭着眼正生闷气,不想丁老妈当他睡着了,又来作案,结果被他抓了现行,这才揭开了谜底。

丁老妈说到这,对丁老爸沉了脸:“我是故意被你抓着的。我想这个事啊,不能总瞒着掖着。趁孩子们都在,把它挑亮了,省得你一天到晚疑神疑鬼,对身体也不好。”

丁老爸咂咂嘴,对大民和小红说:“既然你妈这么说,我也表个态,这顿饭后,酒我是彻底要戒了。你妈她这是为了我好,我不能不识好歹啊!”

丁大民高兴得直拍手,曾小红却红了眼睛,她是被这一家人的亲情所感动了。她从没想到,亲情会是这么温暖,这么和煦。她端起一杯酒,声音有些发颤:“爸,妈,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我和大民想请您二老去城里住些日子,好让我们表表孝心。来,我敬你们一杯认门酒!”

推荐阅读:
上一篇:地下室的悲剧 下一篇:鸬鹚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