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网,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作文题材大全!

尼罗河宝石

编辑:作文网 | 来源:传奇故事

改编自美国电影《尼罗河宝石》

半年来,畅销小说作家琼·怀尔德和恋人杰克乘着“安吉利娜”号游艇在世界各地巡游。现在,他们来到了处在一片耀眼眩目的阳光中的地中海,琼正在游艇上全神贯注地写作,杰克正在汽艇快速牵引下滑水。然而,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在妨碍琼写作:杰克的问候声、岸边蒙特卡洛市港湾的旖旎风光,以及头上飞机的轰鸣声,来往的运输船激起的浪花甚至打湿了她写作的稿纸,于是琼把写作用的打字机抛入海中,她望着打字机沉下海去时激起的串串水泡,心想:一定要写真正的英雄,而不是去编造更多的恋爱故事,否则就完全放弃写作。突然,一个脸上长疤的阿拉伯人给她送来了一束洁白的“来自圣国的玫瑰花”。

“圣国?谁的?”早已回到游艇的杰克发问。

在那阿拉伯人的指点下,琼看见海边悬崖顶上的花树丛中耸立着一幢雄伟的建筑,在火红晚霞的映衬下,屋顶阳台上站着位阿拉伯人。琼感到这颇有浪漫色彩,心急打开了白玫瑰花束中的卡片,只见上面写着:“今晚我们相见,……恭候着这一时刻的到来!”

当晚,琼身穿新购的衣裙,在杰克的陪伴下出席她的出版商为她在巴黎旅馆舞厅举行的签名晚会。突然,琼的眼前又出现了一束白玫瑰,送花人正是那位她曾见过的俊美的阿拉伯人,而白天送花的疤脸人正是他的随从。

原来,他叫奥马·卡力夫,他是来邀请琼的,他说:“我的生活里充满了危机和冒险,一切都是为了一个崇高的事业。我要供给你一个纪录历史的机会。”

琼高兴地接受了与奥马同去北非的邀请,因为这正合她要写真正英雄的心愿,但杰克拒绝同往。这使琼惊愕不已,认为他不爱她了。

晚会结束后,宾客们在欢送琼和奥马。他俩正准备跨上轿车,突然,一把飞刀直刺奥马,他沉重地跌倒在轿车上。同时一个黑影飞快地朝人群中冲去,不久即越过平台,消失在黑夜中,奥马的保镖紧紧追了上去。

然而,奥马并没受伤,原来他贴身穿着一件钢丝背心。他似乎并不紧张,琼却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

杰克在码头边目送着奥马和琼乘坐的轿车离去,脸上露出失意的怅惘。当他走近“安吉利娜”号游艇时,从船边一只大木箱中钻出了曾与他同去哥伦比亚丛林探险的拉尔夫,今天,他刚出狱,是专程来取上次探到的宝石的。

“我把宝石卖了,买了这条船,周游世界,吃好的、玩好的,除了这条船已一无所有了……”杰克说。

“不过你藏在船舱里的二万元现金,我已把它挪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去了”拉尔夫说完,正想扣动大左轮手枪的板机,突然,空中飞来七把阿拉伯匕首,拉尔夫的衣服被牢牢钉在身后木箱上,手中的枪也飞落了。只见从另一叠箱子中跳出那个被奥马保镖追击的阿拉伯人。

他骂了一声拉尔夫后,对杰克说:“我叫塔兰克。我在旅馆里见到了你的朋友和奥马·卡力夫。今晚我原想杀死奥马,但是失败了,因此,我来找你,你得跟我走!”“我们必须找回宝石———尼罗河的宝石。”塔兰克告诉杰克:正因为你能进入奥马的府邸,故来邀你同去。

杰克犹豫之,塔兰克拉住杰克的手恳求说:“你的朋友正处在危险之中,正象我的同胞一样。奥马是个假圣人,他以别人的生命来换取他的权力———另外,宝石在他的手中,就毫无办法制服他”。塔兰克还告诉他:三天后,奥马就要举行仪式,宣布他是尼罗河各部落的领袖,因此,时间不能再耽搁了。

正在这时,一声巨响,杰克的游艇“安吉利娜”号在爆炸声中化为灰烬,杰克的梦想彻底破灭了。塔兰克告诉杰克这肯定是奥马干的,并说:“假如那位女作家拒绝与他合作,他是决不会让她活下去的。”

杰克下定了决心,跟塔兰克同去非洲。听说有“尼罗河宝石”可寻,拉尔夫急不可待,执意要同往。

这天,北非某城市传来阵阵钟声和怪异的响声,人们知道奥马要到来了。琼乘坐奥马的私人座机掠过市中心,降落在北郊。然后,琼和奥马坐着轿车穿过挂满奥马画像的大街,来到奥马的府郏这是并不显眼的建筑物,但里面却一应俱全,甚至还有国际商用机器公司制造的电子计算机。琼想象不出还有比这更好的地方了,这也正是她梦寐以求的。

白天,在奥马的卫兵的伴随下,琼去街上蹓达,人们怀着惶恐不安的神情望着他们。卫兵们甚至开枪打死了一个在墙上乱涂的小孩,人们惊恐万状,四处奔逃。这时,有人高喊:“交还宝石。”琼无法看清是谁在喊叫,也不解其意。

琼回到府邸,只见奥马正在为上电视而化妆,原来他那俊美的相貌是靠油彩涂抹出来的。琼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她故意说一切都很好,并告诉奥马:星期四她必须去纽约赴会。

但是,奥马断然拒绝了她的请求,定要她留在这儿,记录下两天后他成为尼罗河各部落精神领袖的历史性场面,并威胁说:“假如你去打听一下,你就会发现我从不喜欢听到别人回答我一个不字。”

琼的脑海中顿时现出被枪杀的小孩血肉模糊的尸体。她冲口而出的问:“宝石是什么?”

正走到门口的奥马转身说:“宝石?噢,我想你是该问。宝石只是传说,而我这个人倒是货真价实的。”

再说杰克他们飞抵苏丹后,便换骑骆驼,在撒哈拉大沙漠中长途跋涉,日落后很久,终于抵达了塔兰克部落的居住地。当人们得知:杰克和拉尔夫是来帮助他们找回宝石的美国朋友时,大家报以热烈欢呼声,几位面戴面纱的姑娘走上前来紧握着杰克的手。

在当晚举行的欢迎宴会上,塔兰克向杰克和拉尔夫介绍道:“沙漠中有许多不同习俗的不同部落。在奥马把我们的宝石抢走之前,我们和睦地生活在一起,但现在只留下相互的怀疑和敌视。”他又对杰克说:“我和我的兄弟将带你到奥马的官邸外,我们不能再前进一步了,我们一露脸就会被当作敌人而被开枪打死的。你帮助我们抢回宝石,我们将给你我们拥有的任何东西。”

夜阑人静,杰克遥望明月,求上帝保佑琼安然无恙。

此时,琼也正凝视圆月,忧心忡忡。奥马正在为自己成为尼罗河各部落的精神领袖而紧张准备着,为此还请来了两位美国技师。琼目睹着这一切,决定记下这儿的一切,然后设法逃出这个魔窟,向全世界揭露奥马的真面目。

琼想出去,但门外有六名奥马派来的卫兵把守着。于是,琼在脖上挂着照相机,蹑手蹑脚地爬出窗子,来到下面的平台上,小心翼翼地走过楼梯,来到奥马和他的疤脸助手拉希德的房外,只见里面放着中国式家俱,墙上挂着苏丹的尼罗河各地的地图。还有奥马及几张被吊死的和无头尸体的照片。

在另一间房子里,十几个穿戴艳丽的奥马的“后妃”们正一面脱衣服,一面互相调笑着,然后跟着电视机里的简·方达做健美操。

这时,不远处的一座高塔上又传来了悲哀的曲调。琼顺着地下室的楼梯往上,一路拍着照片,一路向上走着。突然,她发现在一间囚室里,奥马和拉希德正在拷问无辜的受害者。

等他俩走后,琼发现,囚室里关着一位身材瘦孝皮肤黝黑、戴眼镜的阿拉伯人。他双腿交叉地盘坐在地上,吹起了笛子。琼正想举起照相机,不想被奥马发现了。

“琼,这可不是我让你来写的故事。”奥马说。拉希德一把夺过琼的照相机,朝墙上砸去。突然,奥马发现囚室里的人不见了,于是大声责问琼:“宝石在哪儿”?

“宝石?我不……”琼惊恐困惑地回答。

这时,那吹笛人又出现了。奥马把琼一把推入囚室,琼的嘴角上流着鲜血。

吹笛人向琼介绍说:他叫阿布纳尔托斯,人们都称他“宝石”,在这已五年,眼下还不打算离开。这正是个难以捉摸的人,他能伸手往空中一抓,手中立即出现了一朵玫瑰花。明明可以逃走,他又为何不逃?琼纳闷了。“宝石”似乎看透了琼的心思,指着窗子微笑着说:“我们走吧!”于是两人动手拆毁门上的铁栅栏。

按塔兰克的安排,杰克和拉尔夫来到奥马府邸,但卫兵不让进去,于是,杰克沿围墙走着,试图找到一个入口,正在这时,拉尔夫发现了正在高塔外面的琼。只见她身体紧贴着墙壁,手指紧抠在砖缝里,小心地一步步挪动。她也听到了杰克的呼叫声。

这时,卫兵们发现有人逃走,立即开枪射击,此时城内一片混乱。塔兰克在远处的沙丘上用望远镜观察到了一切,立即骑上马和骆驼飞奔而来,他们冲进院子,与奥马的士兵搏斗、厮杀。

院子里,拉尔夫找不到安全的藏身之地,被羊群踩倒在地。空中,琼凭借连接高楼上晾衣绳上衣服的遮掩,顺着绳子跌倒在一楼顶上,与杰克会合。“宝石”轻松自如地走过晾衣绳,突然变出一把伞,缓缓地飘落在房顶上,杰克惊奇不已。

奥马和塔兰克同时发现了屋顶上的“宝石”他们。只见琼他们冲上停车坪,登上飞机,朝广场冲去,东碰西撞,机翼已折去一大截。但仍掠过人群、车辆,冒着雨点般的枪弹向沙漠驰去。塔兰克飞马紧追,奥马却惊愕地张开嘴,双脚象钉在地上一般一动也不动。

接着,奥马和拉希德也乘坐直升飞机压阵,指挥地上的卫兵围追“宝石”他们。就在这时,沙漠风暴来了,奥马和杰克的飞机都跌落了。但是他们都安然无恙。

杰克、琼和“宝石”离开沙漠,直奔卡迪尔,他们甩掉追兵,攀上山顶,来到了努比亚人的村落,度过了一个异常美妙的夜晚。

第二天破晓时分,奥马部下的到来,打破了努比亚人村落的安宁气氛。杰克他们三人在山边草丛中奔跑。现在,杰克终于知道,眼前这个矮男人就是宝石,他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奥马,我的到了你的‘宝石’!”

但是,就在他们来到山脚下的火车站,避开奥马士兵的检查,跑上驶出车站的火车之时,被发现了。在逃亡中,不慎又误入奥马的车厢,奥马从白绒的帷帘后走了出来,对杰克说:“谢谢你把尼罗河宝石送了回来”。

得意忘形的奥马就要在卡迪尔举行仪式,宣布自己是这儿的领袖。塔兰克等人混入朝圣者的队伍中,来到了卡迪尔。

就在神殿下面的阴森可怕的地下墓穴里,杰克和琼被悬吊在里面,杰克的绳子上被涂上羊血,而琼绳子上则滴上了硫酸。奥马抽掉他俩脚下的木板,下面是万丈深渊。这时,杰克大叫:“让我们结婚!让‘宝石’为我们证婚。”

这时,老鼠在啃着散发血腥的绳子,而硫酸也在腐蚀着琼的绳子,他俩危在旦夕。“宝石”也被拉希德带到地下墓穴。应杰克的请求,“宝石”荣幸地为杰克和琼主持婚礼。

也就在这时,塔兰克和拉尔夫等人也来到了地下墓穴寻找“宝石”。拉尔夫与众人在岔路口分手后,来到了杰克和琼被关押的地方,他听到了“宝石”的说话声。

正在这天午夜时分,奥马在点满火把的神殿上举行仪式,他身披白袍,出现在聚光灯的光圈里。他伸展双臂,仿佛在拥抱台下的人们,在拥护者的欢呼声中,奥马发表他的演说……而在墓穴中,老鼠终于咬断杰克的绳子,琼惊叫起来:“杰克,抓住我。”她奋力向杰克荡去,杰克抓住了她的双腿……上面传来奥马的演说声……“宝石”发现了拉尔夫,他招呼拉尔夫:“到我这儿来。”这时,拉希德正想开枪结果了杰克和琼,听到“宝石”的声音转过枪口,拉尔夫向他那奇丑无比的脸上吐出一股火焰,拉希德双手捂脸,慌忙后退时绊了一跤,跌进了无底深渊。

琼的绳子又断了一股,琼和杰克一起摆动身子,试图攀到深渊边上,但没有成功,形势万分危急。拉尔夫已为“宝石”松了绑。在“宝石”的指点下,拉尔夫伸开双臂,接住了荡过来的杰克和琼,只听得“啪”一声,绳子断了,杰克他俩得救了,而“宝石”却消失在黑洞洞的地道中。

上面,奥马的仪式正进入高潮,他双臂前伸,两眼虔诚地凝视天空,表演奇迹的时刻到了。他穿着两位美国技师涂上阻燃剂的白袍向火圈走去。

就在这时,杰克、琼和拉尔夫冲进神殿,与卫兵展开搏斗。琼趁混乱顺着楼梯爬上墙顶,在那美国技师身旁拎起一罐燃料,向奥马砸去。

塔兰克见机会已到,命令他部下与奥马的士兵展开了短兵相接的厮杀。奥马逃到台旁,窜上楼梯,向琼猛扑过去,紧紧掐住她的脖子。

正在这关键时刻,人们发现:“宝石”身穿白、蓝、金三色相间长袍,安祥地站在熊熊烈火之中,全身放射出一种比红色火焰更艳丽的灵光。人们被这奇迹惊呆了,许多人双膝跑下,顶礼膜拜。

啊!他就是“宝石”,拉尔夫失望地倒下了。

塔兰克取出匕首,向奥马飞去。但身穿钢丝背心的奥马并没倒下,他来到琼的面前,想与她同归于荆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杰克抓住一根从柱上悬下的绳子,用尽平生力气向奥马荡去。奥马惨叫一声,跌入火海。

大地恢复了平静,在奥马阴冷的骨灰旁,“宝石”的灵光熠熠闪耀,照亮了周围的高山、平原……

推荐阅读:
上一篇:王幼玉记 下一篇:雾宅
看过《尼罗河宝石》的同学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