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网,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作文题材大全!

恐怖鬼故事 午夜惊魂

编辑:作文网 | 来源:鬼故事

这是古装恐怖电影《午夜惊魂》全国大选角的最后阶段。竟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这是由腕级导演曾导今年的又一大作,需知这位曾导,商业炒作起来非常之大手笔,但凡出演他电影中的男女主角,经他一炒必大红大紫。所以选角的消息一公布,全国数万佳丽争相报名。经过了先后十次左右筛选,最后剩了这十六名,个个都是美女中的美女,精英中的精英。

一辆大巴,把入选的佳丽一齐拉到了这个偏僻的小县城。

按导演的意思,每个女主角的侯选人,要在这里试镜,从三个最重要的片段中,选出把握最得当的为女主角。其它人选,另作安排,或者,就此淘汰。

小县城里的住宿条件非常差,我们只找到了一家破旧的招待所,十二个人挤在一个套房里,在大房间里三人挤着一张床睡着。小房间,则用来摆放杂物。与复选时的豪华待遇,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带队来的另外四名女生与导演剧务住在走廊的另一头。

晚上的时候,走廊的灯昏暗暗的,十二个身着睡衣的女性身影,在狭窄的走廊中穿梭着,很似十二只女鬼。

导演戏称:本来就是鬼片,先感受感受气氛也好!

闲来无事,大家开始围成一团说鬼故事。

最先是由青苔挑起的。她和大家说的是白色出租车的故事。

这样的话一但挑起了头,便很难收住。大家越说越怕,越怕却偏又想说。

炽灿说:“这是有名的鬼城,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你们知这个招待所有那么多空房间,为什么不让我们住,却将我们与导演他们分隔那么开,住在走廊的两头吗?”

“为什么?”有人问。

“今天刚来的时候,楼下的老伯就对我说了,让我们晚上不要出门。因为这里其它的每个房间里,都住着冤鬼!并且,这里原先,就是一座坟场……”

她们说这些的时候,我就倦在被窝里,静静地听着,拼命地抑制着心底的寒气。

而耳边,悄声诡异的叙述之间,时不时夹杂着尖声的惊叫——唉,也许女孩子就是这样子吧,总是喜欢令自己害怕的东西。

若是放在以前,我肯定也会饶有兴致地加入其中。只是今天,我感到不一样。这屋子阴冷冷的,寒气逼人。一种不详的预感让我的心极为不安。隐隐地,我总是感觉空中有无数双眼睛正盯着我们这群不速之客。

在惶恐中我渐入梦乡。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被一声尖叫惊醒。

我惊坐起来,门边床上的姐妹已经开了灯。大家看见,炽灿正站在青苔的床边,满脸诡异。

而青苔牙齿直打着哆嗦。道:“你……你跑我这来干什么?”

炽灿没有答话,只是表情呆滞地慢慢走回自己的床,躺下睡去。

青苔却坐在床上哭了起来。

大伙都去看她,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青苔说:“我睡得正熟,突然感觉床前有人,睁眼一看,她正把腰弯得好低,与我脸对脸。见我睁眼,她挤出惨惨的笑,用细细的声音说:‘姐姐——我好想,亲你一口啊!’——那不是炽灿的声音,我发誓!”

每个人都心里一沉,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约而同,大家转脸看向炽灿,她却显然已经安睡,并已发出了微弱均匀的鼾声。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大家心里更怕了,没有人敢动半步。

门外终于有了人的声音:“是我啊,我是刘芸。导演听到这里有惊叫,让我和小阳来看看怎么回事。”

我壮了壮胆,去开了门,果然是她们。

她们却没有进来的意思,只是问是怎么回事。

太晚了不方便解释,我于是只答道:“是青苔做噩梦了。”

“什么事?”雪裳问。

“没什么,就是来问问这边怎么有尖叫声。”

“那她们怎么穿着戏服?难道这么晚还在排练?”

“什么?戏服?她们穿的明明是睡裙呀!”我道。

“对啊。”芷尘附和道,“雪裳你看错了吧。”

“我看到的也是戏服。”袁嫒道。

心下不禁又是一寒。

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卢小绵说:“我……我看到刘芸穿着戏服小阳穿着……穿着睡裙……”

是我开的门,是我那么近地与她们说话,是我亲眼看见她们穿着睡裙,可是……怎么会有这么多不同的说法?

突然,青苔擅抖着说:“她们……她们与我们隔那么远……我刚才叫的声音并不是太大……她们怎么可能听到?”

呜呜……哭声刹时传开了一片。

年纪小一点的哭道:“我不演了,我要回家……”

“别怕,别怕!”年纪最大的秋龄安慰道:“明天我们去问她们就是了。大家晚上睡得近些,抱紧了就不怕了!”

与炽灿睡一床的羊羊与周茗却不干了。

“我们不要和她睡!”她们道。

于是她们分别挤到了我这张床,和秋龄那张床上。

看上去已经平静了,可是我却再也睡不着。心,总是记挂着什么似的,焦燥难安。

又过了个小时的样子,我听到有动静,于是掀起被角向外看着,却看到炽灿又起床了,一个人走到了放杂物的小间里。

不知道她又要搞什么鬼。

我于是蹑手蹑脚下了床,打开了灯,然后跟了进去。

只见她正站在窗边,出神地看向窗外。

她没有回头,却显然知道我在她身后。她指着窗外,对我说:“姐姐,你看——那辆白色的出租车!”

我走近一些,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外面,只是一片孤零零的荒野……

窗外有风吹进,我心里一颤,瘫坐在地。

我是被随后进来的秋龄与青苔扶回床上的。原来,没有睡着的并不止我一人。

秋龄叫起了所有人,大家围成一个圈,把炽灿围在中间,不许她上床。

秋龄开始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炽灿笑。

秋龄又问“你想干什么?”

炽灿笑。

秋龄再问:“你为什么要装神弄鬼!”

炽灿看向我:“姐姐,你看到白色出租车了是吗,它是来接我的。嘿嘿……我好害怕啊。我不想演了,我要回家……它是来接我回家的……”

那晚,我们都没有睡。炽灿就躺在我们中间的地上,挂着恐怖的微笑睡去。

好不容易等到天亮。导演过来叫我们起床。我们飞也似地跑向另外一个房间。

我们揪住刘芸和小阳,问她们:“说,你们昨天晚上过去的时候,穿的是什么衣服?”

“你们说什么那!”她们显得有些莫明其妙,“我们昨天晚上进了房间就再也没有出去过啦!”

……

上午的时候,芷尘与小绢的男友来接走了她们。

然后是羊羊和周茗。羊羊说她在邻近的县城里有亲戚,执意要去亲戚家里,周茗于是跟着她一起走了。

十六个人的竟争,减少到了十二个。

只是,好事坏事,尚不可知。

这一天试镜的内容是每个人穿着重重的戏服,在木屋的楼顶上凄宛地歌唱,最后以悲愤万分的姿态,将袖中取出的匕首狠狠刺入心脏。

导演很看重这段戏。说如果这段戏演得好,其它方面弱一点也无所谓了。助理一直在旁边说着:“怕什么,刺的时候一定要狠!要不顾一切!反正是弹簧刀,伤不了你们的!!”

秋龄在十六位当中,虽然年纪最大,其实也不过二十二岁,正青春靓丽,又是正规表演学院出来的,幼年还学过七八年舞蹈,在功底上,占了对优势。

于是秋龄第一个试镜。试镜的时候,曾导含着笑,不住地摸着他的山羊胡——好像只有在赞许的时候,他才会流露出如此表情,如此动作!

最后一刺的时候,秋龄相当到位地狠狠刺进。本以为会是个完美的收场,却不料,她并没有在回旋两圈之后优雅地倒地,而是“啊!”地一声惨叫,瞪了一双茫然的大眼睛,重重地倒在地上,完全打破了镜头的完美。

“咔!”助理喊道。

剧务上前去看她,却发现……秋龄真的倒在血泊中!检查之下,弹簧刀被人调了包!

秋龄被送进了最近的医院进行抢救。

曾导亲自打电话报了案。

出了这样的事情,他显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换作别人,恨不能给瞒下去才好,可是他,却亲自报了案。

其正直无私的人品,不由得不让人钦佩。

警察很快就来了,封锁了现场。

现在最直接的疑问是:谁是调包者?

怀疑目标很自然地锁定在十六名参赛佳丽身上。警方怀疑是因为有人在搞恶性竟争。

已经走掉的四位,在晚上的时候,又被接了回来。因为秋龄是第一个试镜者,到了招待所之后,两位道具师是检查了所有道具的,没有异常情况。那么调包的时间就在前一天晚上到第二天上午试镜之间。

所以,已经走掉的四位也不能排除嫌疑。

警察说,在没有洗清嫌疑之前,谁也不能离开这里。

再入夜的时候,同样的屋子同样的人,大家却更感惶恐。招待所把会议室腾了出来,让警察们在里面进行一些询问。

大家坐在各自的床上,没有人说话。等着上一个被传讯的回来后,探问情况,也等待着,传问自己。

大约十点右的时候,医院那边传来了消息。秋龄的伤势并不严重,她的刀刺歪了,只是伤了皮肉。

大家吁了一口气。

炽灿这时却说话了:“周茗、羊羊,你们为什么不回来睡呀。我一个人好怕……”

大家没理她。

这一天里,大家都没有去理她。

她突然哭了:“你们为什么不理我呀!”

青苔道:“谁叫你装神弄鬼吓人!我告诉你,我刚才已经和警察汇报了!我觉得你嫌疑最大!”

炽灿:“我哪有装神弄鬼啊?你们别冤枉好人!”

“你昨天晚上好好跑来亲我干什么?害我发了高烧,还有,你还跑到里间去,说是看到什么白色的出租车!”

“……”炽灿哆嗦成了一团,跑到我身边,抱紧我,很怕的样子:“亚亚姐,你们……你们不要和我开玩笑好不好?我昨天睡得那么早……”

鸡皮疙瘩顿时起了一层。

我是最后一个被传讯的。

先是我叙述了事情的前后,然后警察开始问我:“昨天晚上,除了炽灿、刘芸、小阳三人有异常情况之外,还有没有别的不对劲的地方?”

我想了想,道:“其它的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你们已经感觉气氛比较恐怖了,为什么还会说鬼故事?”

“可能女孩子都是喜欢自己害怕的东西吧。”

“最先说起的是谁?”

“是……好像是青苔,她说了白色出租车的故事。”

“白色出租车?炽灿夜里和你也说了关于白色出租车的话,对吗?”

“对对……会不会是她梦游,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你听到青苔半夜的叫声有多大?”

“不是很大吧。我当时睡得比较熟,是被她们起身的声音惊醒。”

“那么就是说,走廊的另一头没可能会听到?”

“应该是这样吧。”

……

所有的工作,都因为这次意外搁浅了。

三天之后,秋龄回到了剧组,秋龄说:“我也没有什么大伤,算了吧。不管是谁,大家相处了这么久,就当是一时糊涂吧。”

于是撤了案。

为了避免再发生意外,曾导取消了剩下的试镜活动,当即拍板秋龄为主女角,其它人均不录用。一行人,于是恢恢地回到城里。

想一想真不划算。这么多天的角逐,除了秋龄一人拿半条命换来了个女主角,其它人一无所获不说,还白白遭了一场惊吓。

回到城里,才发现我们此行,早已是各大媒体石破天惊的轰动消息。

观众们对《午夜惊魂》的期待指数更是直线上升。大家都想看看,那个在“鬼城”因一次险情脱颖而出的女主角秋龄是个何等人物!

半年之后,《午夜惊魂》公映了。我与新结识的男友一起去看了首映。秋龄也到场了。男友道:“这个秋龄,是我高中同学的表姐呢!”

“是吗?”我淡淡地问,因为心有余悸,我并没有告诉他我也曾经参加过那场角逐。不止他,我没有告诉后来认识的任何人这件事情。

“真的!我那同学叫葛炽灿!”

“什么?”我突然惊道,“哪几个字?”

“葛炽灿,诸葛亮的葛,炽热的炽,灿烂的灿!她们关系一直很好,她经常去找她妹妹玩,所以我认识她。”

我的脑子一阵晕眩。

记得当初,正是秋龄带头冷落炽灿,让大家将她包围在中央,厉声逼问……

晚上回到家里,不由得又翻出了那次选角大赛所有的印证。翻开参赛时,处心积虑地收集的所有相关的信息。

无意间,我看到一张距今有一年之久的报纸上的访谈。

记者问曾导:“您一向以擅炒作闻名,不知对《午夜惊魂》您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来进行炒作呢?绯闻?匪闻?还是……”

“呵呵。别误导观众啊!《青云楼》女主角余小青的绯闻可不是我安排的,《夜无香》女主角陈云葛的绑架案当然更不是我策划的,那样的话我就是犯罪了。不过对于《午夜惊魂》,我倒真的打算来狠炒一炒,不过研究如何去炒嘛,天机不可泄露!想红的艺人们,赶快来报名吧!”

心一抖,报纸滑落地下。

大约又过了一年,曾导的新片《十二钗》开拍了。这一次没有进行大型选角活动,报上直接打出了主角们的名字:炽灿、青苔、雪裳、刘芸、袁嫒、卢小绵……

推荐阅读:
上一篇:蓝色的左眼 下一篇:怨鬼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