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网,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作文题材大全!

三砖头

编辑:作文网 | 来源:鬼故事

故事发生在民国年间的一个小县城里。

街东头住着一户姓潘的木匠,膝下三个儿子,老大已经三十出头了,依旧是光棍一条。老潘家隔壁是一户姓邵的外地人。当家的四十多岁,是个神汉,算卦扶乩看风水跳大神无所不会。传言这邵神汉还精通诅咒之术,被诅咒者轻则大病,重则暴毙,且十有八九都能灵验。就凭这一条,附近居民无人敢得罪此人。这神汉之妇三十多岁才产一子,如今十五岁,懵懂痴呆尚未开窍,咋看都是个傻子。人都说这是邵神汉品性不良的报应。邵神汉嫉妒潘木匠家多子,两家素来不睦。

这天潘木匠在家做工,忽然有邻居来他家里说:“快去看看吧,你小儿子在南寨墙上跟人打架哩!”

小儿子十二岁,正是顽劣年级,惹事打架,经常发生。

潘木匠问邻人:“跟谁打架哩?”

邻居说:“你们隔壁邵神汉家的傻小子。那傻小子在寨墙上放羊,不知怎么惹着了你小儿子,两人打得挺凶!”

邻人走后,潘木匠手上活紧,便嘱咐二儿子:“你去那里看看,赶快把他们劝开!”

二儿子走后不久,又有邻人来通风报信:“越闹越大了:你二儿子把傻小子的几只羊给推寨墙下了,傻小子哭着不依,几个人还在推搡拉扯。”

于是木匠又嘱咐大儿子:“你去看看,别再给我惹祸了!”

大儿子走了不久,邻人又捎信到家:“更不得了了,你大儿子把人家傻子也给推到城墙下了!”

那傻小子尽管傻,可依旧是邵神汉夫妇的心肝宝贝。木匠心想:“这下捅出娄子了!”

于是他赶紧放下活儿,去往南寨墙。好在傻小子摔得并不狠,只伤了皮肤。

潘木匠训斥大儿子:“让你来劝架,怎么你也动起手了?”

大儿子愤愤说:“那傻子一个劲骂娘,骂得我恼了!”

原来潘木匠的老伴刚刚过世,几个儿子伤心未定,岂容别人亵渎自己母亲?

木匠叹了口气,说:“你惹谁不行,偏偏惹着了邵神汉家!”

当晚潘木匠买酒赍礼前往邵神汉家道歉。

邵神汉一直板着面孔,不拿正眼看他。半晌,邵神汉才说到:“你这是仗着你家人多欺负咱们来着?”

临走时邵神汉把木匠带来的东西扔到门外,用狠毒的强调说:“别看你家人多,总有死光的那一天的!”

木匠听了,只觉心惊胆寒。

过了几天,邵神汉一家搬走了。临走前一天晚上,这神汉杀了一只不开腔的老公鸡,放了一碗血,泼在潘木匠家大门上,又在门槛贴了三道符文。

潘木匠的大儿子早上出门看见了,知道是邵神汉干的,没敢告诉父亲,悄悄揭了符,刷了门。哪料潘木匠就在中午忽然病倒了,头疼欲裂,口涎直流。连忙找医生,还没来得及诊治,就直挺挺咽气了,死时面色铁青。

几个月间痛失双亲,几个儿子自然悲痛欲绝。按当地风俗,长辈死后,要停尸三天。潘家尚有一点积蓄,几个儿子盘桓着丧事要办的风光一点,于是请来了和尚做法事。

就在第二天晚上,一个年长的和尚悄悄向潘家老大说:“你父亲死得有点古怪,好像被人下了诅咒!”

大儿子便把前几天的事情前后说了。大和尚脸色凝重,说:“这事情非同小可。刚才我看你父亲的尸体,虽然魂魄已去,但是脸上尸气未散。看来那邵神汉不仅是要杀你父亲,而且还想取去你一家人的性命啊!”

大儿子惶惑不解,呆望着大和尚。和尚又说:“你父亲所中的诅咒极其歹毒,这是一种借尸还魂的邪术,——明日晚子时,就是你父亲尸变之时,那邵神汉是想借用你父亲的尸体,把你们兄弟三人全部害了!”

大儿子听得目瞪口呆,跪地求助。大和尚连忙拦住,说:“这神汉害了你父亲还不满足,还要害你兄弟三人,如此歹毒,便是留在世上,也是祸害。你放心,我帮你们兄弟就是了!”

和尚临走时吩咐:“到城墙上取三块城砖,你兄弟各持一块;杀黑狗一条,取血半盆;明晚我再来这里,吩咐你们行事。”

和尚走后,大儿子依言照办。到了晚上,和尚果然来了。他拿了三道灵符,分给三人,命他们贴在砖上;然后来到堂屋,潘木匠灵 柩就在正中。和尚打开棺盖,潘木匠依旧脸色铁青,透着乖戾之气。和尚将那盆狗血兜头浇在尸体脸上,满棺鲜红,令人不敢侧视。

和尚又嘱咐说:“你们三人今晚就守在这棺材前,千万不可打盹误事;子时会发生尸变,到时千万不可失声惊叫。”

三人战战兢兢,答应下来。

不期子时已到,和尚吩咐老大:“留神看着你父亲,不可眨眼!”

只听棺内一阵响动,原来是那尸体在抓挠棺壁。几个儿子毛骨悚然。忽然尸体直挺挺坐了起来,满头鲜血淋漓,脸上在瞬时之间竟然生出一寸长的白毛。

和尚大叫:“老大,拿起你的砖头,照它头上砸去,快!”

老大依言举起砖头,双眼一闭,砸了下去。城砖裂成两块。尸体喉中发出呜呜的声音,良久不歇,双手挥舞,似是挣扎。过了一会儿,终于停了下来,身体僵直,依旧躺下。兄弟三个已经汗流浃背。

大儿子惊魂稍定,问和尚:“怎么样了,是不是都结束了?”

和尚说:“没有,丑时还有一次!”

小儿子哭了起来,说:“我可不要那砖头砸我爹爹!”

和尚说:“这已经不是你爹爹了,他的尸体已经成了魔!你们必须听我的吩咐!”

果然在丑时,尸体又一次折了起来,头上的白毛已经到了两寸长。和尚急命二儿子用砖头砸下,尸体复又躺入棺内。

和尚说:“快结束了,只要寅时一过,你们兄弟几个就安全了!”

到了寅时,尸体再次复苏,张牙舞爪,尖叫凌厉。小儿子战战兢兢不敢动手,急得和尚大叫:“快砸,再不动手你就没命了!”

小儿子哭着把砖头砸向尸体……

不久,户外传来一声鸡叫,尸体发出声音,似在哀号,接着从棺内冒出一股黑气,升至半空,又绕在梁上,最后呼啸着从门口飘了出去。

和尚如释重负,盖上了棺盖,说道:“好了,事情已经过去,你们几个兄弟安全了。——哎,今天救了你们三人,但是我不知道我究竟是积了德还是造了孽……好好给你们父亲下葬,我去了!”

说完飘然而去,留下兄弟三个目瞪口呆。

半个月后,潘家兄弟听到这样一个传言:邻居邵神汉一家出门后不久,就在一个旅馆遇害了;死时形状及其诡异,一家三口都是颅骨破裂而死,依稀是被钝器所伤;有人怀疑是被歹人图财害命,但是又推翻了,因为他们随身的财物都原封未动,并且他们死时,没有任何挣扎的迹象……

推荐阅读:
上一篇: 雨伞下的脸 下一篇:牲畜